二战最坏的法国人:家建焚尸炉天天冒烟连盖世太保都抓不到他

时间:2022-08-31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1944年3月11日,纳粹占领期间的法国巴黎,警察局突然收到凯旋门附近的苏尔街21号附近居民报警,他们抱怨有一家屋里每天散发可怕的臭味,烟囱彻夜不停地冒烟。

  警察立刻上门查看,屋主是个叫马塞尔·佩蒂奥的受人尊敬的医生,此刻却不在家,警察强行打开门锁,循着臭味到了地下车库,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:一个巨大的焚化炉正在工作,炉子里是燃烧的生石灰和烧焦的人骨,旁边还堆放着大桶的生石灰和一堆断臂残肢。

  屋主马塞尔回来时,警察逮捕了他。但这人说了一番话,居然让警察放了他。他说的是:“我其实是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,这些尸体是组织处死的纳粹和法奸。”

  当时的法国虽然被纳粹占领,但警察都暗地同情抵抗组织,所以对这个“地下英雄”非常钦佩,悄悄将他放走了。但是,后来的事实证明:他们被欺骗了。

  盖世太保很快介入进来,他们在车库一共找到多达60具的人类残骸,并通过身份证件确认了27人,所有遗体都属于法国人和犹太人,没有一个德国人。此外,还搜出了受害者的手提箱、衣服和各种财物。

  没多久,高效的盖世太保逮捕了三个有嫌疑的法国人,他们是帮助医生联络受害者的帮凶,酷刑拷打后,他们交代了马塞尔的行踪。盖世太保开始追捕马塞尔,但由于战争期间的混乱,直到法国光复也没有抓到他。

  那么,这个马塞尔·佩蒂奥是什么人?所杀的都是什么人?翻开他恶迹斑斑的人生档案,你会发现,此人简直是撒旦转世。

  马塞尔·佩蒂奥(Marcel Petiot)1897年出生于距巴黎160公里的欧塞尔市。11岁那年他带着父亲的枪到学校,开枪威逼一个女孩和他做爱。因多次破坏和盗窃,被多家学校开除。一战时他主动参战,却在军队里因偷窃军毯、吗啡等军用物资被捕,再次被送上前线后,他用一颗手榴弹炸伤了自己的脚,获得了伤残抚恤金退伍。退伍后,他在八个月内完成了医学院的学业,获得了医学学位开始行医,从事提供非法麻醉品、堕胎等肮脏业务。他的第一个受害者可能是他的恋人露易丝,邻居们证词说,他们看到马塞尔将一个沉重的大箱子放进车里,此后露易丝失踪,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,警察无法指控。

  后来,马塞尔靠非法行医挣到不少钱,通过雇人诋毁对手成功当选了一个小城市的市长,没多久因贪污城镇资金被迫辞职。此后他移居巴黎,继续干起了买卖毒品、伪造证件的行当。

  二战爆发后,马塞尔找到了一个发大财的门道。他自称是法国抵抗运动成员,将自己描绘成令人敬佩的医生。他化名“尤金博士”,声称有手段能帮助犹太人和反对维希政府的人出境,经葡萄牙前往阿根廷或南美地区定居。当然,费用很昂贵,每个人25000法郎。

  当帮凶招来逃亡者后,他声称阿根廷官员要求所有进入该国的人先接种疫苗,逃亡者毫不怀疑,却不知马塞尔给他们注射的是剧毒氰化物。就这样,先收钱再谋命,人死后,再取走死者的所有贵重物品,并将尸体碎尸后扔进塞纳河里。

  不过,盖世太保很快发现了河中碎尸,断定有一个连环杀人犯,巴黎人一度人心惶惶,于是马塞尔搬到苏尔街21号,开始用生石灰销毁死者,直到被警察发现。

  逃亡追捕的七个月中,马塞尔真的加入了法国抵抗组织寻求庇护,他编造故事说自己杀死了德国人和告密者,所以盖世太保要抓他。

  1944年巴黎解放后,马塞尔以为平安无事了,10月31日进入巴黎地铁站时,却被警卫人员认出并逮捕——法国警方没有忘记这个撒旦博士。被抓时,他身上带了一把手枪和50套伪造的身份证。

  1946年3月19日,马塞尔以135项刑事罪名接受审判,据统计,他从谋杀牟利计划中获利200万美元巨款(约合今天的2800万美元)。最终他被定罪26项罪名,上了断头台。处刑时,他的遗言是:“先生们,请你们不要看。这不会很优雅。”